葵花宝典网站

,最快更新重生七零美好生活最新章节!

琢磨着过几天去医院复完诊,陪她回趟老家吧。

除了收拾家当,主要是找宁和中学的校长要份学籍证明,回来就送她去学校。

要不然,等他回部队了,留她一个人在家,还真有点不放心……

思定后,向刚把书放回原处,身子一侧,搂着媳妇儿也补起眠。

一觉睡到下午三点,两人才吃午饭。

“一会儿我把早上挖的野菜理了,焯水拌了,晚饭前给各家送去。”

“嗯,借此去认认门也好。”向刚对此没意见,收拾了碗筷,陪她一起择野菜。

荠菜适合包水饺,紫云英、马兰头、蕨菜之类的,焯水过油拌一拌就是一道菜。

盈芳在厨房忙活了两个钟头,把大半篮野菜都做成了开胃的凉菜——清炒紫云英、蒜蓉马兰头、蕨菜拌木耳。

做好后分装在几个大碗里,挎上竹篮,回头对向刚说:“那我去送了,你要饿了先吃起来。”

“不饿,你快去快回。带上手电,楼道里暗。”向刚送她出门,把手电筒给她后,出其不意地在她嘴角啄了一下。

吊带牛仔裙气质美女头戴草帽面容姣好咧嘴大笑图片

盈芳老脸一红,快步走了。

去医院探望过向刚且住在大院里的领导、战友其实没几家。

其中陈副团家没亮灯,料想李双英还没从娘家回来。

吴奎、林大兵、秦益阳他们,因家属还没随军,目前还住在集体宿舍。

盈芳出门前大致捋了一下,下楼后径自敲开了向刚的搭档——四营的教导员王富强以及东单元另两个副团长家的门。

三家都准备开饭,盈芳寒暄了几句放下菜碗就走了。

“还没见过把野菜煮这么香的。”王富强蹭着裤腿缝擦了擦手,抓了条蕨菜尝了一口,竖着大拇指夸道,“媳妇儿,改天你也去挖点野菜来呗,天天小白菜都吃腻味了。还不用钱买,多好。”

“还用你来提醒。”他媳妇嗔睨他一眼,“我和小舒约好了,赶明她去山脚挖野菜,喊我一块儿去。”

“那感情好。”王富强笑呵呵地道,“别说,向营那媳妇,看着年纪小,没想到懂的还挺多。向营有福咯。”

“咋地?你没福?”王富强的媳妇狠狠地在他腰间拧了一把。

“有福有福,当然有福……哎哟哟,媳妇你轻点。上回拧起的乌青还没消下去呢。”

“那不正好,凑个成双成对。”

“媳妇儿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另两家也在品尝盈芳送去的野菜。

“这个好吃,妈我还要。”

“我喜欢这个,蒜头的冲味闻不到,反而很香,还能再添一碗饭……哎呀爹你下酒吃花生米不得了?吃啥子野菜……”

当爹的不甘示弱:“你个臭小子,吃两碗饭还不够?添啥子饭!米袋子都被你吃空了。”

当娘的哭笑不得:“孩子正长身体呢,多吃一碗饭算什么。又不是大鱼大肉。话说回来,不就是野菜嘛,咱家以前又不是没挖来吃过,那时候咋没见你们放不下筷子啊?”

“妈你尝一筷就知道了。”

当娘的拿筷子夹了口蕨菜木耳,刚放到嘴里嚼了两下,眼睛倏地亮了:

“别说,这味道真特别,酸中带辣,蕨菜的涩味一点都没了,黑木耳脆脆的也很开胃。难怪你们抢着吃。行!明儿我去还碗时,问问小舒咋做的,再问问她一般什么时候去挖,我跟她一块儿去!”

“太好了!”

“……”

于是,第二天,三家女主人,都来找盈芳询问昨天那几道野菜的做法了,还碗才是顺道过便。

盈芳自然不会藏着掖着,详细解说了一番。

“小舒,你这两天还去挖不?啥时候去喊我一声,我们那俩小子,平时老抱怨菜没味儿,昨儿就着你送的野菜,多吃了一碗饭。”

“我们家闺女也是,还说我花钱买的菜,还没这野菜香。还跟她爹抢,饭桌上可热闹了。”

“对对对,小舒,左右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现在就去?”

盈芳本打算过两天再去挖的,见盛情难却,便和向刚说了一声,跟着三个嫂子去山脚开拓野菜大业了。

清早去有清早去的好处——野菜沾着露珠,碧绿鲜嫩。

白天去同样有白天去的好处——视野开阔,能寻到更多的野菜,甚至草药。

冯美娟这个点不在家,送女儿上学后,在镇上转悠,看有什么单位在招工。以至于错过了在上级家属面前刷好感的绝佳机会。

直到盈芳背着竹筐收获满满地回来、在天井和三位笑容满面的嫂子分别,正在阳台晾衣服的冯美娟才发现,四营长家的那口子不声不响间竟已打入“上层阶级”。

牙关一咬,丢下晾到一半的衣服,腾腾走出来开门。

然而手还没握上门把,就听隔壁的门开了,四营长略带沙哑的磁性低音随即响起在楼梯口:“回来了?累了吧?把筐给我。”

“不累。今天运气可好了,发现了一片野山椒,和嫂子们平均分了,还摘到这么多。留点平时炒菜用,剩下的腌泡椒。等你嗓子好了,我做酸菜鱼给你吃。”

“真能干。”

四营长带笑的声音逐渐远去,随即是关门声——俩口子进屋了。

冯美娟张张嘴,丫的这四营长到底是在养伤、还是时刻蹲在阳台观察啊。有这么宠媳妇的么。

两相一比,李建树那点功力,瞬间秒成渣渣。

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。

冯美娟还在长吁短叹,门被叩叩敲响。

“嫂子,你回来了啊?先前来敲门你不在,我就陪玉香嫂子她们去了趟山脚。今儿摘的野菜有点多,分些给你。”

这就尴尬了。刚还想冲出去质问呢,结果理亏的反而是自己。

冯美娟讪笑两声,收下了一篮子的野菜,最上头的是几捧野山椒。

“山椒腌成泡椒,烧鱼时做调料,去腥又入味。或者和萝卜一起腌成泡菜也好吃的。”

冯美娟尽管很想骨气地把篮子推回去、同时一脸高冷地回绝,可手却先思想一步将篮子接了过来。

不得不在心里安慰自己:不过就是一篮野菜么,不花钱不花票,除了耗时间,和白捡没两样,收了也就收了,有啥难为情的。

于是扯出一抹笑,道了声谢。